北京明年起廢除公費醫療
2018-07-26T15:59:00

1月1日起,北京市級公費醫療人員全部并入職工醫保。這一政策涉及市屬公務員、事業單位、公立醫院、高校教職工22萬人。并入醫保后,他們將和職工一樣,繳納醫保費,持社??ň歪t(12月23日《新京報》)。公眾如鯁在喉多少年的公費醫療,在北京正式結束了。在醫療制度改革,特別是推進醫療福利均等化上,北京毫無疑問地跑到了全國的前列。

廢除公費醫療須突破身份歧視

只有本著公平和普惠的精神,盡快打破各種阻礙改革力量的束縛和抵制,才能真正實現病有所醫、公正平等的公共服務均等化目標

在不久前公布的北京市社會保障“十二五”規劃中,宣布自明年1月1日起,北京市級公費醫療人員全部并入職工醫保。這意味著在市級層面上,公費醫療制度被正式取消。

醫療保障制度的改革一直牽動著每個普通民眾的心,因為這不僅關系到每個居民的切身利益,也關系到和諧社會建設中的公平原則能否得到切實的執行。

長期以來,我國的醫保制度以身份為衡量標準,將不同身份的居民分為“體制內”和“體制外”兩個群體,保障范圍和保障標準均有所差別。且不說城鄉居民的巨大差異,就是城鎮內部,保障形式也被分割為公費醫療和職工醫保。公費醫療是一種免費的醫療保障項目,并不需要繳納參保費就可享受醫保報銷。能夠享受北京市級公費醫療的“體制內”人群包括市級公務員、事業單位、公立醫院以及高校人員(教職工和學生)。其他的如企業職工、大部分的流動人口等只能參加職工保險,甚至不少人還游離在醫療保障體制之外。

其實,早在1998年國務院《關于建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決定》就明確提出,機關事業單位職工“應按照屬地原則參加當地的職工基本醫療保險”。但在利益群體的阻撓下,此后公費醫療改革基本停滯不前,其在全國衛生總費用中的比例依然長期居高不下,近年來還出現了快速上升的勢頭。統計數據顯示,2001年,我國政府的公共衛生費支出為800億元,占全國衛生總費用的比例為16%左右。但到了10年后的2010年,政府的公共衛生費支出飛漲到4804.18億元,占全國衛生總費用的比例超過了25%。

公費醫療支出過快,加劇了我國本來就捉襟見肘的各級政府財政困難。以北京最早實行公費醫療制度改革的平谷區為例,公費醫療財政支出幾乎每年都以20%的速度在增長,而決算大幅度超過預算的情況則年年出現,僅在2008年,該區公費醫療財政支出預算為3200萬元,實際財政支出卻達到4300萬元,兩者缺口高達1100萬元。

公費醫療是計劃經濟時代的遺留物,而躺在公費醫療懷抱中的特殊群體,除了不需繳納參保費外,還可以享受公費醫療帶來的諸多額外好處。“一人參保全家享受”、“小病大看”等現象比比皆是,導致醫療資源的極大浪費。

這對于那些在公費醫療之外、特別是未納入醫保的“體制外”群體來說,無疑是一種極不公平的待遇。第三次全國衛生調查表明,在我國有48.9%的患者不看醫生,而是自己買藥吃,甚至根本不采取任何治療措施;經醫生診斷該住院治療卻未住院的患者達29.6%。

公費醫療制度的設計缺陷使得定點醫院也無法樂在其中。由于醫院要承擔部分報銷的責任,結果是報銷越多,醫院墊付的越多,負擔就越重。在不少地方,公費醫療體制下導致醫院的隱性虧損一直在增加。為了解決虧損問題,醫院就日益依賴于“以藥養醫”,藥價虛高、亂開處方的現象普遍存在。

很顯然,以身份差異劃分的公費醫療制度既損害了公平,也降低了效率,改革勢在必行。從北京市此次改革的方案來看,基本上遵循了積極穩妥和公平參保的原則。在制度設計上,取消“體制內”和“體制外”的身份差異,由過去的公費醫療和職工醫療“雙軌制”實現了向職工醫療單一制度的過渡。隨著原來“體制內”人員開始繳費,醫療保險資金短缺的問題將得到大大緩解。最重要的是,并軌有望大幅改善此前公費醫療存在的過度醫療和過度報銷問題。

但是,值得提醒的是,和其他保障制度改革一樣,切不可低估醫保改革可能引發的潛在問題和矛盾??紤]到我國導致體制內外身份的諸多制度性因素尚未完全消除,而且利益群體的抵制情緒以及地方利益優先的狹隘思想依然存在和盛行,醫保制度的改革仍存在著諸多的不確定性。因此,只有本著公平和普惠的精神,盡快打破各種阻礙改革力量的束縛和抵制,才能真正實現病有所醫、公正平等的公共服務均等化目標。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26T15:30:10
家里有祖传药与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