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醫保窩案牽扯數十位官員
2018-07-25T10:48:40

重慶既前年藥監受賄案以來,今年又爆出“醫保門”,“招標門”,重慶人力資源社保局醫保中心主任王紅等多人被捕,涉案金額達數億元,醫藥界的大代理商分別被捕和刑拘。

藍劍洪,高小坤等總代理的頭孢曲松他唑巴坦納、五水頭孢唑林納、拉氧頭孢、頭孢硫脒等,被指價格只有幾元錢,而通過行賄醫保官員而進入醫保,價格攀至一百多元每支,這些藥品進入醫保后,為了順利進入醫院,代理商又像重慶市衛生局招標辦行賄,導致衛生局招標辦主任鄧先碧,中心主任王成明被捕,這些藥品進了醫保和招標后,代理商藍劍洪等人有利用各種關系向各醫院有關人員行賄而打開醫院大門,并向醫生支付高額行賄費而促銷,據記者了解不低于百分之五十,每支都有四十、五十元,醫生們在利益驅動下,大肆在臨床使用這些藥品。

重慶爆最大醫保窩案:藥品入院銷售黑鏈條曝光

8月1日,是呂杰與老戰友聚會的日子,但今年他爽約了。

自2002年9月從部隊轉業到地方以來,呂杰每年再忙都會出席8月1日晚的老戰友聚會。半月前,這位重慶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醫保處原調研員,因犯受賄罪被該市江北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0年。

此前,江北區第一人民醫院院長周榮福及醫務人員在藥品采購中大肆收受賄賂而被舉報案發,并由此最終引爆了重慶迄今最大的醫?!案C案”。獲刑的呂杰只是窩案中落馬官員之一。

今年1月以來,除了他,重慶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醫保處原處長蔡巖,重慶市醫療保險管理中心主任王宏、副主任康曉晴,重慶市藥品集中采購服務中心主任鄧先碧等一眾官員,先后被檢方帶走。

重慶一大批醫藥代理商亦陷入囹圄。知情者透露,隨著案件的進一步深挖,估計還將有更多的官員和藥商被牽扯進來。

近期,重慶醫?!案C案”系列案件將陸續受審,曝光醫藥行業的“潛規則”:醫藥市場已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利益輸送的黑色鏈條,藥品從躋身醫保目錄到進入醫院銷售,每一環都可能存在權力尋租和官商勾結。

醫保系統“地震”

重慶醫?!案C案”首位落馬的醫保官員是醫保中心主任王宏。

王宏今年47歲,2009年9月被重慶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任命為該局下屬二級事業單位重慶市醫療保險管理中心主任,負責該中心全面工作,并負責組織領導市級醫療保險統籌定點醫療機構和定點零售藥店工作。

2010年3月,重慶市開展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下稱“醫保目錄”)調整工作。

對于藥商們而言,醫保目錄是他們擴大市場的金字招牌,“生產或代理的藥品一旦擠進目錄,就意味著將獲得大量、穩定的訂單”。

醫藥行業公認的行規是,能進醫院、并且好銷的藥品品種,一般在醫保目錄里。因此,藥商都想方設法擠進國家或省市醫保目錄。因此,許多醫藥界人士坦言,進醫保目錄的公關費不亞于新藥審批的腐敗。

王宏是重慶“醫保目錄”調整工作領導小組聯絡員和辦公室成員,自然成了重慶大批藥商公關的熱門對象。

公訴機關指控,2010年3月,重慶泰宇醫藥公司總經理王德志、重慶乾元醫藥公司法人代表李宛若和重慶中豪藥業公司總經理趙斌為了讓自己公司代理的藥品“血必凈注射液”、“心脈隆注射液”、“氟氯西林注射液”等藥品順利進入“藥品目錄”,先后找到王宏,請其幫忙,并承諾事成后給予“感謝”。

隨后,王宏利用參與“藥品目錄”調整工作的職務便利,將上述藥品寫在小紙條上,交給重慶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醫保處處長蔡巖,由蔡出面找到專家組組長史某,請其在評審時關照上述藥品。

這些藥品最終均通過了專家評審,上報國家人力社保部審批;同年10月,它們正式進入重慶醫保目錄并開始執行。

2010年7月,上述三家醫藥公司負責人共計送給王宏現金75萬元。但幾個月后,重慶泰宇醫藥公司總經理王德志在一起醫院受賄窩案中,向檢察機關交代了王宏受賄事實。

2011年1月14日,王宏因涉嫌受賄罪被重慶警方刑拘,不久后即被批捕。重慶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醫保處原處長蔡巖亦受牽連落網。隨后,重慶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醫保處原調研員呂杰、重慶醫保中心原副主任康曉晴應聲落馬。

今年43歲的呂杰,是2010年重慶醫保目錄調整工作的后勤保障(會議組織)人員。公訴機關指控,在重慶市召開三次醫保藥品評審專家會議期間,呂杰將專家名單和座次表都一一提供給重慶市衡世醫藥公司負責人藍建洪。經過公關,藍建洪代理的藥品終于入圍。2010年5月,呂杰笑納藍送上的賄賂現金10萬元。

在醫保目錄調整過程中,呂杰還將手中評審專家名單提供給重慶市華燁醫藥有限公司總經理肖永健、重慶晟大醫藥公司負責人張兵,并收受賄賂。重慶江北區法院最近審理認定,呂杰先后接受以上三家藥商的賄賂共計14萬元。

重慶市醫保中心原副主任康曉晴,亦被指控在去年重慶醫保目錄調整中受賄,為不法藥商謀取不正當利益。

四位醫保官員的落馬,已在重慶醫保系統引發“地震”。知情者稱,隨著案件的深入,越來越多的重慶醫保人員已受到查處,“現在整個醫保系統談案色變,人人自?!?。

招標主任遭查

重慶醫保窩案的查處來得并不突然。2011年1月5日重慶召開全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工作會。重慶市常務副市長馬正其在會上針對重慶區縣發生的幾起醫保騙保案,當場批評重慶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一王姓領導,說“不要以為你就沒責任”。

馬正其隨后表示,今年是重慶“社保資金監管強化年”,將對涉及醫保等各類社保領域的違規違紀案件,發現一起查處一起,不僅追究當事人責任,還要追究領導責任。

就在馬正其作以上嚴肅發言時,重慶醫保系統知情者稱他看到坐在前一排的醫保中心主任王宏突然起身走出會場,臉色蒼白,很久才回來,“我感覺他當時可能就預感要出事了”。

幾天后,王宏被紀檢部門帶走。

醫保系統“地震”還波及到了重慶市衛生系統。以上知情者稱,與此同時,重慶市衛生局下屬的藥品集中采購服務中心主任鄧先碧等人也被檢方帶走,同樣因為涉嫌接受藥商賄賂。

重慶市衛生局不愿具名的人士證實,鄧先碧在今年初被檢方帶走,目前案件還在深挖和細查,“不知道衛生系統還有哪些人會受到牽連”。

2011年5月23日,重慶市政府第101次常務會議決定,免去鄧先碧的重慶市衛生局副巡視員職務。

鄧先碧曾任重慶市衛生局規財處處長,2000年重慶試點實施藥品集中招標采購后一直分管招標工作。

“藥品進入醫保目錄后,要順利進入醫院,還必須跨過集中招標采購這個門檻。因此,招標辦、評標委員會成員、衛生部門等都是公關對象?!敝貞c醫藥界資深人士透露,每次藥品招標,全國各大藥廠老總都大包小包地提著公關所需費用,到處“勾兌”,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吃飯、拉關系、做工作。

“如果不公關,一般情況下藥品很難中標,所以衛生系統官員因此落馬,一點兒不稀奇?!币陨先耸空f。

推行藥品集中招標制度的初衷,是在確保藥品質量的前提下,擠掉中間“水分”、壓低虛高藥價,規范醫療機構的購藥行為和藥品流通秩序。但重慶華森制藥董事長游洪濤、重慶康刻爾藥業公司總經理陳國芳等人稱,由于設計不合理和黑箱操作,該制度帶來了新的利益集團尋租。

2010年重慶藥品集中招標,劉群就質疑存在問題,致使自家企業部分高質低價的參選藥品并未入圍,而中標藥品價反而比他投標的藥品高。他憤然將重慶市衛生局推上被告席。劉群一審勝訴,衛生局不服提起上訴,但其后該局突然撤訴。

劉直言藥品集中招標采購制度已異化為“腐敗工程”:一個以衛生部門為主導,廠商、各級代理商、醫保部門、物價部門、藥品招標部門、醫院參與,結成強勢集團,形成了新的龐大利益鏈。

醫院人員“逐利”

藥品通過了集中招標環節,僅意味著該藥品有權進入醫院,因為醫院擁有自行采購權,用不用還得醫院說了算。

為此,醫院便轉而成為藥商們最重要的公關目標:必須先打通醫院院長、藥劑科主任、科室主任這幾個環節,然后還得拉攏掌握處方權的醫生。

在重慶醫保窩案中,藥商們正是這樣做的—他們在藥品進入醫保目錄和衛生局的集體招標后,向重慶市各大醫院人員行賄以敲開醫院大門。

這最終導致了重慶江北區第一人民醫院院長周榮福受賄案發,而此亦是引爆重慶醫?!案C案”的引信。

周榮福案起因在于2010年8月30日,重慶市江北區紀委接到群眾舉報,反映周涉嫌受賄。在“雙規”期間,周榮福交代了部分受賄事實。2009年9月19日,檢察機關立案偵查并對周刑事拘留,同月30日被依法逮捕。

隨后,江北區第一人民醫院藥劑科主任左筠,內一科主任彭力也因涉嫌受賄被捕。但知情者稱該院其他涉案人員包括許多醫生因情節輕微,并未予移交司法處理。

法院的判決書顯示,行賄者均為藥商或其代理人,這些人的證言都證實向周榮福三人行賄的目的,是為了能在藥品銷售上得到他們照顧,獲得醫院更多的藥品配送額。

這些行賄者包括重慶泰宇醫藥公司、重慶海森醫療設備公司、重慶四環醫藥公司、重慶市醫藥股份公司、重慶浩瀚醫藥公司的相關負責人或代理者。他們每次行賄數額從1000元至20萬元不等,行賄地點大部分在以上醫院人員辦公室,或他們所居住的小區。

江北區第一人民醫院受賄窩案亦曝光了藥品打進醫院的“公關潛規則”:要讓醫院采購,首先要給院長“進門費”,然后再“公關”藥劑科主任和科室主任。由科室主任向藥劑科提用藥計劃,藥劑科主任再轉給院長后,藥品就可進醫院了。

在醫療界的回扣、賄賂,其實并非秘密。重慶市檢察機關今年2月份發布的一份調查顯示,2003-2010年,重慶市檢察機關共立案查辦醫療衛生系統涉嫌職務犯罪370人,其中受賄269人;全市40個區縣中有38個地區的醫療衛生系統涉案,涉案人員多為醫院領導、中層干部及一些藥械、總務等重點崗位的人員,其中醫院院長、副院長157人。

藥商的囚徒困境

在江北區第一人民醫院受賄窩案中,重慶泰宇醫藥公司老總王德志是最大的行賄者。

這位40多歲的女人,在2007年與人共同出資成立了重慶泰宇醫藥公司。同年8月至2010年8月,她和合伙人多次送給重慶江北區第一人民醫院院長周榮?,F金共計33萬元。

周榮福案發后,王德志被抓,在接受檢察機關調查時稱,她代理的藥品從躋身醫保目錄到進入醫院銷售,每個環節都找了人送了錢。隨后,辦案人員順藤摸瓜,首先將重慶醫保中心主任王宏揪出。

王宏向檢察機關供述了王德志的“來頭”:2010年3月的一天,重慶市原勞動與社會保障局局長侯小川當面給王宏打招呼說有人要來找他幫忙使藥品進入醫保目錄,請給予對方幫助,“我聽了后沒什么,就同意了”。

按王德志的說法,為了讓藥品進入醫保目錄,她頗費了一番心思,首先找到朋友重慶化醫控股集團原總裁謝某,讓他出面找侯小川幫忙,對她給予關照。

“侯給我打了招呼后,王德志到辦公室找到我,希望我能夠幫忙讓她的藥品進入重慶市醫保目錄,事后會感謝我。后來,我找了醫保處處長蔡巖,在評審會開前將王德志要進入目錄的藥品名稱寫在字條上交給了他,并告訴是侯局長委托的事?!蓖鹾旯┓Q。

隨后,王德志的藥品一路綠燈,順利入圍重慶醫保目錄。

但隨著醫保窩案案發,王德志落網,重慶泰宇醫藥公司今年6月申請變更《藥品經營許可證》,名字變更為重慶仁福醫藥公司,法定代表人及企業負責人均由王德志變更為羅曉沙。

卷入重慶醫保窩案的其他數家醫藥公司,受到查處后同樣陷入困頓,經營和聲譽均受到重創。

事實上,近年來的惡性競爭,讓醫藥公司早已陷入囚徒困境。重慶一位醫藥公司負責人說,一方面擔心別人搞商業賄賂而自己不搞,會使自己產品銷售不出去;另一方面繼續搞商業賄賂,既會越來越受制于人,不堪成本上升之重,又害怕違紀違法被查處。

“醫藥市場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利益輸送的黑色鏈條,產業鏈有多長,權錢交易的食物鏈就可能有多長?!敝貞c醫藥界一位資深人士說。

知情者舉例稱,重慶涉案藥商藍建洪等人總代理的頭孢曲松他唑巴坦納、五水頭孢唑林納、拉氧頭孢、頭孢硫脒等藥品,被指價格每支原本只有幾元,一旦進入醫保目錄后,每支價格則飆升至一百多元。

而在重慶長龍實業集團董事長劉群看來,醫藥行業的黑色利益鏈條問題,在于中國醫改的失敗,多年來沒有破解醫療制度的本質問題,改革尚未觸及到核心利益。

“醫藥企業在拿藥號、跑醫保、定物價、進目錄、疏通招標……其中缺乏客觀科學的標準,公開透明的機制?!眲⑷罕硎?,當前藥品生產制度運行無力,流通制度任意加價,使用制度競爭促銷,醫療服務制度中缺乏各方利益合理分配的機制,醫保制度亦未得到很好改善。

重慶醫保窩案中曝光的利益格局,無疑折射了醫改之難。但該案水究竟有多深,謎底尚待進一步揭開。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家里有祖传药与怎么赚钱 安徽麻将大全苹果版下载 超图软件股票 网赚项目都有什么 中超积分榜 大地棋牌手机 香港护民图库彩图网址 丫丫江西奉新麻将苹果手机 网赚42团队 50指数股票 南粤36选7开奖直播